BESTLEOo

所有我写下的文字都是我的黑历史,要忍住不删

【spideypool】TWINE——小甜饼

一篇拖沓的肉……(捂脸逃)
精尽人亡ing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21444529670648&vid=1637967727&extparam=&from=1056095010&wm=9847_0002&ip=182.241.224.48

感觉自己快没动力了(手动再见)

【spideypool】The Gun—2 小甜饼

小甜饼的下文,挂坠实力抢镜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20121809760188&vid=1637967727&extparam=&from=1056095010&wm=9847_0002&ip=112.116.63.101

【spideypool】Cannot Escape-end

Cannot Escape -end
        那场欢愉之后,Wade暂时离开了纽约,他要去解决关于他雇佣兵的身份,Wade答应不会杀人了——
【他真的要学怎么做好人了,那不是玩笑*】
————————

        天空是阴阳怪气的混合色调,这座城市的冬天比记忆里疲惫多了。
        Peter站在楼顶,新建的奥斯本大厦透着森冷的意味,等待的人如约而至。
       蜘蛛感应疯狂的叫嚣,他倏地转过头,看见昔日的好友一脸狰狞,属于富家公子白皙的皮肤开始发皱泛绿。
      “Harry……”,Peter唤道。
        熟悉的身影变得陌生,那怪物不再挣扎踌躇,而是快步向前。
        蜘蛛感应在意识的边缘冲撞尖叫,他的脚却像是被水泥灌注在地,未曾移动半毫。尖利的爪子逼近他的喉咙,血管就在里面舒张。怪物不再有动静,绿色褪去,Harry颓然跌坐。
      “这不公平……你知道我无法对你下手……”,Harry眼神涣散,嘴角泛着苦笑。
      “我知道,但这是我欠你的,Harry……”,Peter俯身向前,想将他扶起来,却被一条金属触手措不及防地抢了先——“Doctor Octopus!”
         Peter狠狠出声,仿佛要把这个名字咬碎啐出。
       “哼……呵呵呵呵”Octopus发出难听的笑声,“小英雄,好久不见啊……”
       “啊!……”又是那种绝望的刺痛,Peter捂着后颈尖叫跪地,“你……休想再控制我……休想!”
      “很抱歉,我就是这样想的”Octopus将Harry摔晕在地,触手拿着遥控板,笑的愈发张狂。
       “控制器里共生体的组织早就和你的蜘蛛基因交融了——”
      “只要我想,我就能控制你,利用你!”
      “我向你保证,今天之后,世界上再也不会有Peter Parker!”
      “你永远也救不了自己,就像你救不了你最好的朋友!”
        Octopus变得有些丧心病狂,毒液又一次将Peter覆盖,这一次,他向着Harry冲去。
      “不要!”一声尖叫,在完全失去理智前,他挣扎着,将包覆的毒液化为尖刺。
      
        尖刺,向里……

         那声绝望的厮喊,刺破了黑暗,却终究湮灭于黑暗……

————————————
Peter——

完全陷入黑暗之前,他如愿看到了那些久违的画面……
Harry又一次将他从储物柜拉出

May婶端着刚烤好的姜人饼

Ben叔轻轻摸着自己的头

他带领的小队还在挖苦他一天的霉运

他还是那样荡在纽约上空,他还是那个未被纽约承认的超级英雄……

……

还有他

Wade Wilson

那个浑身黑暗,却又带来属于自己光明的男人……
————————————

Wade——

捧起男孩冰冷的手,刺痛的不仅是韦德的梦魇,还有失去蜘蛛侠的纽约一整个冬天的蔓延。

【纽约并不需要你】*
那天夜晚,星辰之下,他真的这样说了

那温柔明朗的笑褪了颜色
雇佣兵抚摸着面罩

这个世间终于又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陪伴他的,只有孤独的永生。

既克有定,靡人弗胜
没人能逃,命已注定
Cannot escape
——————————————

强行BE,强行点题,就是辣么任性
你打我呀︿( ̄︶ ̄)︿

【spideypool】Cannot Escape 04

被吞了几次,只能上图了,能不能看评论一下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19253223917536&vid=1637967727&extparam=&from=1056095010&wm=9847_0002&ip=116.55.155.53

【spideypool】Cannot Escape 03

Cannot Escape 03
        熟悉的刺痛在躯体恣肆,惊恐的片段在脑海放映,迷茫恍惚,男孩早已分不清梦寐和虚实。
       看台高高筑起,聚光灯让黑暗叫嚣。空旷,让他无处躲藏;墙壁,却又合围将他埋葬。
        特殊材质夯筑的斗场,上面还有无法褪色的暴力——
        这个肮脏世俗的斗场,满足着那些看客扭曲蔓延的欲望,侵略性的目光,袒露着不可名状的兴奋。
【你想救谁?你能救得了谁?】
【超级英雄堕落成一个杀人凶手……会很有趣……】
       再度昏迷前,记忆只剩下这些可怖的对话……
        Octopus将Peter丢在奥斯本大厦的地下斗场,自己却站在看台,以俯视的角度成为支配者。男孩闭上眼,伤痛的意识浮动在虚空的边缘,那些看客是熟识抑或素未谋面,他来不及停留打量。
        再一次的疼痛,刺激了共生体组织,毒液包覆着Peter,他已无力挣扎。
       黑色的阴影逼近,庞大的身躯让看客们目光焦距——
        是犀牛人,是他曾经劝导救赎过的少年。
【他果然一个也救不了么】


————————————


        控制器的延伸附着在大脑皮层,纠缠着神经,使得所有抗拒与挣扎变得苍白,意识沉沦像是坠入黑洞。
【这不是堕落,而是绝望】
        被控制的躯体带着战栗的杀意逼近,温柔正义的英雄不再,高台上的看客只想见证一次血腥的掠夺。
        被激怒的犀牛人横冲直撞,毒液巧妙的闪避,触手旋即化作利刃。那坚不可摧的犀牛皮在Octopus的改造下成了柔软的皮革,黑色的刀刃毫不费力的扎入,迸出的血液让所有人倾吐兴奋。
        浓厚的血腥刺激了善良的灵魂,觉醒的意识让Peter蓦地停住了疯狂的行为,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挣扎,让他把锋刃对准自己——
【就当是救了自己……】


——————————————
        爆炸的轰鸣,看客的慌乱,坍塌的建筑,让男孩无端露出舒心的形容,那个血腥黑暗的人,却让他看见一丝光明——
      “不要杀人……”虚弱的嘱咐一句,男孩沉沉的昏睡过去。
       韦德没有听从Peter的嘱托,他已经杀红了眼,没有将这些人切碎了同内脏一起浸入硫酸已经是最大的恩惠。
        那天离去前 ,他在spidey的身上放置了追踪器,当弗里告诉他蜘蛛侠失踪且很可能遇害,并向他求助时,他慌乱追寻着信号源最后消失的地方,像是害怕失去一个重要的心爱之物。
——————————
【注】犀牛人的设定来自终极蜘蛛侠的动画
还是很短,死侍掉线了整整一章,之后大概有肉
没评论没动力,还在纠结是不是太虐了(´Д`)
大大们再不投喂我就要饿死了_(:_」∠)_

【spideypool】Cannot Escape 02

Cannot Escape 02

【重,只有沉重……】

【似铅从天庭盖注入,旋即便是刺眼的光亮——

刺痛直逼心尖,随即,像是注入了麻药一般,只有麻木,感觉不到脉动,也感觉不到疼痛,呼吸,成了唯一能自主的运动……】

       于是Peter终于想起了那天的遇害,他竭力逃走,Octopus没有阻拦,那只老章鱼知道,他逃不了的,像是被标记的猎物。一切为时已晚……

        四周的墙壁牵引着铁链,禁锢着纤瘦的身体,蜘蛛感应不再叫嚣。男孩挣扎着蹒跚了几步,锁链互相撞击,发出琐碎的碰撞声,像是在嘲笑这个超级英雄此时的无力。蜘蛛力量被颈后早已埋下的控制器限制,Peter颓唐的跌坐在水泥地上。

     “终于安分了吗,我的小英雄,不,是Peter Parker,呵呵”嘶哑的声音,浑浊的笑意。牢房被打开,Peter抬头望去——

【庞大扭曲的怪物】

        Octopus被他嘲讽倔强的眼神激怒,伸出触手将Peter钳制在半空,然后重重摔下,铁链又是一阵窸窣。

        疼痛无遮无拦,张狂地从胸腔漾到咽喉,男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啐了一口血,随即又以倔强回视。

        触手猛地冲向他的脖颈,Peter下意识的想躲开,但这具被禁锢的身体做不到,于是他只能死死的闭上眼。

        一场剧烈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金属在自己后颈的轻轻抚摸,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珍贵的宝物——

      “你知道这块芯片对我而言有多重要么?”Octopus阴森的声音伴随着瘆人的笑声,“你一定很愿意见见这位提供技术的老朋友,呵呵……”

        Octopus退了出去,地面上只留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不要……不要是他……不要!】

        身体止不住的战栗颤抖,Peter能听到心中一些什么东西在崩离。

        Harry Osborn的脚步将Peter逼到角落,

      “为什么是你呢,Peter Parker……”Harry蹲在蜷缩的男孩面前,一只手紧紧钳住Peter的下巴,强迫他与之对视,“我那么苦苦哀求,你却连一点血也不愿给你这个‘最好的朋友’,嗯?”

        Peter看向他,Harry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执念,那双曾经澄澈倜傥的眼,散出幽森的绿光。

      “想想你父亲的结局,我只是想帮你!”

【啪!】

        他重重的给了Peter一巴掌,Harry站起来,以俯视的角度注视着角落里的男孩,

      “帮我?我父亲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

      “我——”

         Peter想开口辩解些什么,却被一个措不及防的吻给堵住了。冰冷的唇在恣肆着,铁链早已解开了禁锢,但后颈的控制器让他无法挣脱。

         Harry的手穿过男孩的衣服,抚摸着这具身体,想要释放压抑已久的东西。

       呼吸,被逼到一条窄缝里进行,眼泪的抗议无济于事。得逞的入侵者,嚣张的把守关隘,Harry解开男孩的裤子,继而潜入两腿间的缝隙。Harry的手臂此时成了轻柔的依托,他仔细地舔舐每一寸肌肤,对Peter而言,只是肆无忌惮地透过毛孔沁入血脉,直逼骨髓的寒意。

【冷,只有彻骨的冷】

        入侵者停止了侵犯,颈后的剧烈刺痛让Peter开始昏迷,看着Harry离去的背影,之前倔强的泪水再也没有忍住……

       意识恍惚,思绪空蒙,那个熟悉的身影,在空洞的瞳仁里,幻化成失去内涵的躯壳——

【责任?能力?Harry,我竟连你都无法救赎了……】

————————————————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短(撞墙)

要把语言组织起来好困难(撞墙x2)

小蜘蛛是因为控制器所以便装就被抓了的,我不想在文中交待啊,懒(撞墙而死)

【spideypool】Cannot Escape 01

这里是一个因为等不到大大们投喂而自力更生的小透明,不要被第一章骗了 02开虐(*ˉ︶ˉ*)

————————————————————————

Cannot Escape 01

        夜色四合,星若滴露,这个城市却无端发出颓靡之气。

        黑暗中划过一道不完整的弧线,接下来便是“咣”的一声巨响,一个红蓝相间的身体重重砸在了巷道边的垃圾桶上。小蜘蛛没有像往常一样说着吐槽的俏皮话,天知道他的脑袋现在有多混乱。黑色的共生体不断由下开始攀附,Peter凭着自己的意志不断挣扎着,让它与自己纠缠又分离。

       【那坨黑色的鼻涕】

        Peter想到浩克吐槽般的形容。

      “spidey,我现在无法确定你的坐标,告诉我你——”

        是弗里,然而只有一瞬,手腕上残缺模糊的影像被黑色的粘稠物覆盖,Peter的意识开始模糊,在完全昏迷前,他骂了句脏话,当然只是他自己定义上的。

——————————————

      “看我找到了什么?”雇佣兵站在大厦旁向上望去,浑身透着硝烟,金属与血腥混杂的味道,显然刚刚干了一票。

       【一只野生的小蜘蛛?】

       (你瞎了?那tm可不是经典的撞色,是性感的黑色)

       【也许是百分百的巧克力……】

        死侍饶有兴趣地看着高楼上伏着的黑色身影,纵身向上攀跃几下,想离他更近一些。

        毫无防备地,在距离他几米时,本不为所动的毒液猛地伸出触手,死侍机警避开,抽出武士刀,锋利的刀刃直直砍向毒药,触手被截断,却又在瞬间缠绕在刀柄上,一直延伸到死侍的手腕。

      “作为一只蜘蛛,呃,或者说一坨下水道污泥,你tm未免太放荡了”

        【要是spidey也那么浪就好了,对吧】

        (也不是没有意淫过,嘿嘿)

        【你知道即使是那坨恶心的东西,也不会愿意寄生在你身上的吧?】

        果不其然,刚攀附到小臂的共生体又缩了回去,将触手变得坚利而锋利,作为攻击的武器。那触手猛地冲刺,却又突兀地停住——

      “帮我……”

几乎是挣扎地从牙缝挤出的声音,听的韦德心肝儿一颤。

       就在毒液的触手想要继续攻击时,死侍蓦地从后背掏出两个音爆弹投掷出去——“那只——蜘蛛——是我的!”

————————————

       一切尘埃落定,共生体被剥离出这具躯体,似乎也抽走了这个超级英雄的所有力气。Peter跪倒在地,昏死过去。

       韦德抱起蜘蛛侠,被撕裂的制服依旧紧贴在男孩身上,完美勾勒了身线——

白皙的侧颈……

纤细的锁骨……

柔软的腰肢……

       【作为一个超级英雄,这太要命了,不是么?】

(附议)

        脑内的嘈杂难得的统一,死侍忍住把制服撕开,以及掀开蛛网面罩的冲动,把男孩带离了这座大厦——刚才的动静太惹人注目了。

      “spider-man,你——”

        尼克弗里的话再次被打断,这次是死侍,通讯器被直接捏碎,他可舍不得这么快就把小蜘蛛交给那个巧克力色的光头。

【你要把他带到哪?】

(你现在就像一个痴汉)

————————————————

【黑暗,还是黑暗……】

【Peter置身于阴森的窒息之中——他想快步向前,却又不知道前面等待的是什么;他不敢慢慢踱步,因为他不知道有什么在后面追;他更不能站着不动,因为那是坐以待毙。】

【滚开……离我远点……Peter不停嗫嚅着,当他发现一丝光芒时,他慌乱的想撕开黑幕。】

     “帮我……”于是他开口呼救。

——————————————

      “呃……”男孩发出呻吟,一手撑地使自己站立,一手往后颈摸去——他恍惚记得那个老章鱼在那里扎了一针,除了共生体,似乎还有其他东西……

     “说真的,你就这样把一个负伤的超级英雄晾在楼顶吹冷风?”——没错,韦德把小蜘蛛从一个楼顶带到了另一个楼顶。

        Peter本想先礼貌的道个谢,但不知道是因为刚醒来的大脑太过浑噩,还是因为对方是死侍的原因,让他有些口不择言。

      “小蜘蛛,哥可是把你从那坨恶心的生物里扒拉出来,不以身相许也不用伤哥的心吧?”死侍戳着自己胸口做一副委屈状。

      “还是说宝贝你已经决定以身相许了?不不不,你本来就是哥的,对对对,所以天经地义,大恩不言谢……”

      “所以你来纽约做什么?”Peter及时的开口打断死侍的一厢情愿,走过去和他并排坐在高楼边缘。

      “来向纽约的友好邻居学习怎么做好人”,韦德随意扯了个可信度不高的谎,事实上他刚干了一票,正巧路过而已。

【那根本不顺路,你只是想来看spidey的翘臀罢了。】

(不一定,条条大路通纽约。)

【每条路都刚好经过神盾局附近?】

      “做好人?”不置可否的语气,槽点太多让蜘蛛侠不知道从哪里吐槽。

      “别对我那么没信心,哥不是刚刚才救了你吗?宝贝——”

     “不”,男孩赶忙解释,“如果是真的,我很开心,也很荣幸!”

       突然明朗温柔的语气,让韦德有些无法适从,那该死的久违的负罪感。

————————————

        久久的沉默,这一点都不正常,失常的诡异。韦德迫切的想说些什么,一些他想知道很久的东西,虽然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所谓。

      “事实上,纽约并不需要你。”

【艹,你tm说了什么,你真的这样说了】

(完蛋了,可怜的小英雄的心就这样被你碾碎了,你真该往自己身上划拉几刀!)

       韦德开始怀疑自己的语言艺术是不是和印度菜一起从肛门被排了出去,他根本没办法做到看着小蜘蛛说话。

      “……”

       意识到对方许久未做出应答,韦德终于看向身边的人,却发现男孩仍俯瞰着纽约的夜景,白色的眼罩映出阑珊灯火——

       【他一定有一双迷人的不可方物的眼睛】

      “没关系……我明白的”,温柔的像是被揉碎的语气,让韦德泛起一阵不适的愧意。

      “但这里仍有阴暗的地方”,男孩再次发声,充满坚定。

      “这是我的责任,因为我的力量。”

        Peter站了起来,纵身一跃,荡着蛛丝穿梭于城市,钢筋混凝土灌注的丛林剪裁着他的身影——“要做好人,先一起夜巡吧——”。

        雇佣兵只叨扰了几天,离开之前还在埋怨Peter没有把那天遇害的事告诉他。

【果然只是个玩笑】

        Peter想,并不是他有所保留,实际上,对于那天毒液的事,他的记忆也仅仅限于零星的片段而已,甚至无法交织拼凑,很奇怪,但无所谓了,一切会正常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