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LEOo

所有我写下的文字都是我的黑历史,要忍住不删

【spideypool】Cannot Escape 01

这里是一个因为等不到大大们投喂而自力更生的小透明,不要被第一章骗了 02开虐(*ˉ︶ˉ*)

————————————————————————

Cannot Escape 01

        夜色四合,星若滴露,这个城市却无端发出颓靡之气。

        黑暗中划过一道不完整的弧线,接下来便是“咣”的一声巨响,一个红蓝相间的身体重重砸在了巷道边的垃圾桶上。小蜘蛛没有像往常一样说着吐槽的俏皮话,天知道他的脑袋现在有多混乱。黑色的共生体不断由下开始攀附,Peter凭着自己的意志不断挣扎着,让它与自己纠缠又分离。

       【那坨黑色的鼻涕】

        Peter想到浩克吐槽般的形容。

      “spidey,我现在无法确定你的坐标,告诉我你——”

        是弗里,然而只有一瞬,手腕上残缺模糊的影像被黑色的粘稠物覆盖,Peter的意识开始模糊,在完全昏迷前,他骂了句脏话,当然只是他自己定义上的。

——————————————

      “看我找到了什么?”雇佣兵站在大厦旁向上望去,浑身透着硝烟,金属与血腥混杂的味道,显然刚刚干了一票。

       【一只野生的小蜘蛛?】

       (你瞎了?那tm可不是经典的撞色,是性感的黑色)

       【也许是百分百的巧克力……】

        死侍饶有兴趣地看着高楼上伏着的黑色身影,纵身向上攀跃几下,想离他更近一些。

        毫无防备地,在距离他几米时,本不为所动的毒液猛地伸出触手,死侍机警避开,抽出武士刀,锋利的刀刃直直砍向毒药,触手被截断,却又在瞬间缠绕在刀柄上,一直延伸到死侍的手腕。

      “作为一只蜘蛛,呃,或者说一坨下水道污泥,你tm未免太放荡了”

        【要是spidey也那么浪就好了,对吧】

        (也不是没有意淫过,嘿嘿)

        【你知道即使是那坨恶心的东西,也不会愿意寄生在你身上的吧?】

        果不其然,刚攀附到小臂的共生体又缩了回去,将触手变得坚利而锋利,作为攻击的武器。那触手猛地冲刺,却又突兀地停住——

      “帮我……”

几乎是挣扎地从牙缝挤出的声音,听的韦德心肝儿一颤。

       就在毒液的触手想要继续攻击时,死侍蓦地从后背掏出两个音爆弹投掷出去——“那只——蜘蛛——是我的!”

————————————

       一切尘埃落定,共生体被剥离出这具躯体,似乎也抽走了这个超级英雄的所有力气。Peter跪倒在地,昏死过去。

       韦德抱起蜘蛛侠,被撕裂的制服依旧紧贴在男孩身上,完美勾勒了身线——

白皙的侧颈……

纤细的锁骨……

柔软的腰肢……

       【作为一个超级英雄,这太要命了,不是么?】

(附议)

        脑内的嘈杂难得的统一,死侍忍住把制服撕开,以及掀开蛛网面罩的冲动,把男孩带离了这座大厦——刚才的动静太惹人注目了。

      “spider-man,你——”

        尼克弗里的话再次被打断,这次是死侍,通讯器被直接捏碎,他可舍不得这么快就把小蜘蛛交给那个巧克力色的光头。

【你要把他带到哪?】

(你现在就像一个痴汉)

————————————————

【黑暗,还是黑暗……】

【Peter置身于阴森的窒息之中——他想快步向前,却又不知道前面等待的是什么;他不敢慢慢踱步,因为他不知道有什么在后面追;他更不能站着不动,因为那是坐以待毙。】

【滚开……离我远点……Peter不停嗫嚅着,当他发现一丝光芒时,他慌乱的想撕开黑幕。】

     “帮我……”于是他开口呼救。

——————————————

      “呃……”男孩发出呻吟,一手撑地使自己站立,一手往后颈摸去——他恍惚记得那个老章鱼在那里扎了一针,除了共生体,似乎还有其他东西……

     “说真的,你就这样把一个负伤的超级英雄晾在楼顶吹冷风?”——没错,韦德把小蜘蛛从一个楼顶带到了另一个楼顶。

        Peter本想先礼貌的道个谢,但不知道是因为刚醒来的大脑太过浑噩,还是因为对方是死侍的原因,让他有些口不择言。

      “小蜘蛛,哥可是把你从那坨恶心的生物里扒拉出来,不以身相许也不用伤哥的心吧?”死侍戳着自己胸口做一副委屈状。

      “还是说宝贝你已经决定以身相许了?不不不,你本来就是哥的,对对对,所以天经地义,大恩不言谢……”

      “所以你来纽约做什么?”Peter及时的开口打断死侍的一厢情愿,走过去和他并排坐在高楼边缘。

      “来向纽约的友好邻居学习怎么做好人”,韦德随意扯了个可信度不高的谎,事实上他刚干了一票,正巧路过而已。

【那根本不顺路,你只是想来看spidey的翘臀罢了。】

(不一定,条条大路通纽约。)

【每条路都刚好经过神盾局附近?】

      “做好人?”不置可否的语气,槽点太多让蜘蛛侠不知道从哪里吐槽。

      “别对我那么没信心,哥不是刚刚才救了你吗?宝贝——”

     “不”,男孩赶忙解释,“如果是真的,我很开心,也很荣幸!”

       突然明朗温柔的语气,让韦德有些无法适从,那该死的久违的负罪感。

————————————

        久久的沉默,这一点都不正常,失常的诡异。韦德迫切的想说些什么,一些他想知道很久的东西,虽然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所谓。

      “事实上,纽约并不需要你。”

【艹,你tm说了什么,你真的这样说了】

(完蛋了,可怜的小英雄的心就这样被你碾碎了,你真该往自己身上划拉几刀!)

       韦德开始怀疑自己的语言艺术是不是和印度菜一起从肛门被排了出去,他根本没办法做到看着小蜘蛛说话。

      “……”

       意识到对方许久未做出应答,韦德终于看向身边的人,却发现男孩仍俯瞰着纽约的夜景,白色的眼罩映出阑珊灯火——

       【他一定有一双迷人的不可方物的眼睛】

      “没关系……我明白的”,温柔的像是被揉碎的语气,让韦德泛起一阵不适的愧意。

      “但这里仍有阴暗的地方”,男孩再次发声,充满坚定。

      “这是我的责任,因为我的力量。”

        Peter站了起来,纵身一跃,荡着蛛丝穿梭于城市,钢筋混凝土灌注的丛林剪裁着他的身影——“要做好人,先一起夜巡吧——”。

        雇佣兵只叨扰了几天,离开之前还在埋怨Peter没有把那天遇害的事告诉他。

【果然只是个玩笑】

        Peter想,并不是他有所保留,实际上,对于那天毒液的事,他的记忆也仅仅限于零星的片段而已,甚至无法交织拼凑,很奇怪,但无所谓了,一切会正常起来的。

    

       

评论(1)

热度(26)